欢迎来到 - 短信迷 !    
当前位置: 首页 > 句子大全 > 幸福句子 >

“孩子们的诗”走红网络:我想到阳光里洗洗手

时间:2018-01-05 21:10 点击:
亲爱的孩子,你们是天生的诗人 “写诗有点像拍蚊子/有时候我一不小心/就按死了一只/有时候/我拼命地拍打/却怎么也打不到它/我觉得写诗/就是这样。”七岁的李雨融在回答“诗是什么”的问题时,这样说道。一个宏观而庞大的命题顿时明朗。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

亲爱的孩子,你们是天生的诗人

  “写诗有点像拍蚊子/有时候我一不小心/就按死了一只/有时候/我拼命地拍打/却怎么也打不到它/我觉得写诗/就是这样。”七岁的李雨融在回答“诗是什么”的问题时,这样说道。一个宏观而庞大的命题顿时明朗。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小孩”的物种吗?他们的想象力无法无天,一张口就要咬下大半个宇宙,灵气在他们小小的掌心里涌动,所以他们拥有了一种超能力——能和世间的万物说话。在他们那里,“春”这个字会“长出头发”。秋天是个残忍的房东,驱逐着合同到期的花叶。冬天因为“感冒了”,所以把一串串鼻涕挂在树枝上。他们看到灯,会说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因为画的树太漂亮了,所以“接下来画的鸟,画的云,画的池塘和花朵都配不上它”。

  近日,一群3到13岁的小孩子写的诗,在网上刷了屏。那些诗句纯粹,温暖,充满智慧,大人看了会汗颜。很多大人都惊了:“这不是大人遍寻不得的诗吗?诗是因为小孩们“说漏了嘴”,所以发现了它?”“有了这些孩子们,谁说这世间没诗人了呢?”“创造性和文字张力都令我震惊。更重要的是,其中没有任何刻意,自然、朴拙之类的词语也无法形容这些作品。我能做的只有张大嘴,吸进软人心腹的纯净。”

  事实上,这些孩子中,有不少是已经受到诗坛关注、出了诗集的小诗人。比如由果麦文化策划主编、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诗集《孩子们的诗》,精选70多首3-13岁小朋友的诗,配以二十多位知名插画家的精美插图,于2017年8月编纂成册进行销售,短短几个月内,在微博上、朋友圈、豆瓣上转发、评论如潮。

  早在2015年,在微博以及微信朋友圈就曾热传当时9岁的小诗人铁头的一些诗作,这个当时还在北京史家小学分校念书的小诗人在当年8月出版了诗集《柳树是个臭小子》,收录了“铁头”从6岁到9岁陆续创作的175首诗歌。这次孩子们的诗,就包括铁头8岁时写的一首《原谅》“春天来了/我去小溪边砸冰/把春天砸得头破血 流/直淌眼泪/……”写出“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的姜二嫚,姐姐姜馨贺也是一位小诗人,两人是一对00后亲姐妹。她们刚刚出版了自己的诗集《雪地上的羊》,著名诗歌评论家、诗人周瑟瑟专门为她们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序文《现代诗最初的样子》,表达他对这对小姐妹诗人给他带来的惊喜和诗意启发和思考。

  “你让我读桌子吗”

  朵朵3岁的时候,父亲带她去上国学堂,结果忘记带书了,朵朵用稚嫩的声音说:“那你让朵朵读桌子吗?”王长征觉得朵朵的话很有意思,于是每当朵朵说了什么有趣的话,朵朵父亲就会及时记录下来。

  对于朵朵来说,看动画片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快乐就像要“飞到天上去”一样,但是大人们不开心的时候,就像是“回到地面”,大人们是因为伤心才回到地面,朵朵却觉得,是因为大人们想要回到地面,所以才要做一件伤心的事。于是,朵朵就完成了一首名为《回到地面》的诗,“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朵朵被媒体称为“中国最小诗人”。

  另外一位小诗人铁头还很小的时候,有一天,阳光很好,铁头转头对妈妈说:“我想到阳光里洗洗手”,即便作为诗人的妈妈,也忍不住惊讶,从小小的身躯里,爆发出的想象力,于是鼓励铁头记录下来。有一年初春,铁头妈妈带着铁头去砸冰,那个时候天气依然有点冷,河面还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铁头拿着石头把冰砸破了,看起来却有点悲伤,说:“妈妈,我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于是铁头回家写了这首《原谅》。

  “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这是姜二嫚七岁时写的诗《灯》。

  她的姐姐姜馨贺也写诗歌。

  2014年冬天,姜爸爸带着一家人去了北方,奶奶居住的小区大门对面,有一家肉铺,这家肉铺旁边总会拴着一只待宰的羊,现杀来卖,馨贺和二嫚经常会跑过去喂羊,每次喂菜叶的时候羊都不一样,但是馨贺只把它当成同一只羊来喂,以此来减少内心的悲伤。于是当时11岁的姜馨贺写了一首《雪地上的羊》“奶奶家大门口的雪地上/总是拴着一只羊/每天/我都跑去喂它些菜叶/有时它突然胖了/有时它突然瘦了/有时它突然高了/有时它突然矮了/有时它突然大了/有时它突然小了/其实它并不是同一只羊/只是我把它当成同一只羊来喂/而且我尽量不去看旁边那个肉铺/以减少内心的悲伤”。

  两姐妹的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受到诗人、诗歌评论家周瑟瑟的高度关注。周瑟瑟从2013年开始接手编选《中国诗歌排行榜》年选,就开始寻找00后小诗人。在诗友的引荐下,周瑟瑟先读到姜馨贺的诗。2014年,姐姐姜馨贺的诗收入了《中国诗歌排行榜》。之后周瑟瑟又收到一封邮件,原来是妹妹姜二嫚说她也要投稿,“我一看,原是是一个更小的孩子,那一年姜二嫚6岁,姜馨贺11岁,这是我查《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后记证实的,那么小的孩子,她们的诗十分鲜活,并且有趣,我看好她们,持续几年她们都进入了我们编选的“年度十大00后诗人”之一,她们凭的是写作实力,是她们不断写出的优秀作品。”

  2017年,这两位诗歌00后小姐妹受邀参加鄂尔多斯先锋诗会与新世纪诗典诗会。周瑟瑟第一次见到她们,“还有她们的爸爸妈妈,一家人为了一次先锋诗歌活动,转了几次飞机、火车赶来了,他们对诗歌的重视,年轻的父母对孩子的诗歌写作的支持,让我很是尊重。从孩子到父母,内敛好静,他们在一起非常融洽,最小的妹妹姜二嫚活泼好动一些,姐姐姜馨贺与妈妈爸爸特别安静,但这两个孩子却是现场写诗的高手。尤其是妹妹姜二嫚简直成了那次鄂尔多斯先锋诗会与新世纪诗典诗会的小明星了。”

  据小姐妹的父亲姜志武介绍,在姜馨贺两三岁的时候,姜爸爸带着馨贺去花园捉蝴蝶,馨贺跟爸爸说,大蝴蝶没有小蝴蝶好捉,因为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这句话让姜爸爸很惊艳,于是开始有意地记录馨贺的只言片语。馨贺小小年纪就很有主见。有时候姜爸爸试图给姜馨贺提意见,“这个词是不是换一个效果会更好?”这时姜馨贺就会傲娇地说:“是我的作品还是你的作品?”

  证实了胡适“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的妙处

  姜馨贺、姜二嫚合出的诗集叫《雪地上的羊》,以妹妹姜二嫚打头阵,每人各50首,每人均分为三辑,共100首。从小时候的家庭生活、小孩子天真的梦想,到对外部事物的思考,一条线索编排下来,孩子从幼嫩到慢慢成长的过程,通过每人的三辑作品,可以清晰地看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